网贷天眼 > 网贷资讯  > 行业观点 > 苹果抽成30% 微信都沟通失败你又能如何?

苹果抽成30% 微信都沟通失败你又能如何?

发布者: 天眼编辑02 | 原作者: 韩洪刚 来自: 36氪 | 发布时间: 2017-4-21 11:38 |浏览量:6719 | 评论: 14

 

“非常狠”,“强盗逻辑”,一名知识付费领域公司的管理层,如此对36氪评价苹果的APP分成规则。

 

App Store里的应用数量已经达到220万,越来越多的人依靠开发应用为生。苹果为他们提供了平台,但同样,无论购买APP,还是购买APP中的服务,都要走苹果指定的IPA渠道,而苹果会从中抽成30%。

 

哪怕你要为喜欢的微信公众号文章打赏一杯咖啡,苹果也想先喝一口。根据规则,微信打赏通道,也必须经过IPA渠道。

 

腾讯的反应直截了当,先是将iOS上微信公众号打赏按钮改成可以直接转账的二维码,随后干脆取消二维码转账,只剩下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微信的力量,是如今中国App中实力的极限值。在中国,但凡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几乎没人不使用微信。但以微信的体量,背靠腾讯这么一家公司,跟苹果“长期沟通”之后,也并没能心愿得偿。第一次,微信被怼回去了,第二次,换成长按二维码转账,还是还是被怼回去了。

 

最后,微信选的这个办法只能说是玉石俱焚、鱼死网破式的——并不从打赏中抽成的、也不差钱的微信,最后的做法并不理智,让微信公众号们收个7成折扣价的机会也没有了。

 

一名做公众号商务运营,其中不乏粉丝量百万大号的人士告诉36氪,这类公众号发展到后期,已经不靠打赏过活,主要收入来源于广告等商务合作,但即便如此,压力依然很大,“一些优质账号,单篇打赏能破万”。而文章阅读数量有大约一半来自 iOS 客户端,粗略推算,这些公众号打赏收入可能会减少一半。

 

连微信都沟通不成,那么但凡小于微信的App们,就更别提了。

 

绝大多数公司,依然要乖乖交上这笔“过路费”。

 

在微信打赏关闭三天前,得到似乎已经得到了风声。在得到上,原本一些课程可以使用微信支付等方式购买,但如今在 iOS 平台上,只保留了通过苹果渠道充值购买这一种方式。

 

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快刀青衣告诉 36 氪,在得到上,iOS用户占比为49.5%,付费一百元以上的用户里,这一比例提高到了55%。在定价方面,快刀青衣说不会因为平台不同而区别对待,“不同的渠道提成,影响的仅仅是公司的内部结算规则罢了,不应该也不能影响用户”。

 

他没有说要给苹果多少分成,但一名喜马拉雅内部人士告诉36氪,自己一年交给苹果的钱,是“亿元级别”。

 

知乎现在依然在观望。知乎 Live 也是一款抢眼的知识付费产品,哪怕在 iOS 平台上,用户依然可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来购买,收入全归主讲人所有。但倘若严格执行苹果规定,这笔钱很可能需要主讲人一起负担,而且,未来知乎可能会参与分成,主讲人收入可能只有如今的一半。

 

知识付费领域的钱,总量也就那么大,而在交易额更高的游戏领域——有人估算,《王者荣耀》在iOS平台上的月收入在6亿上下——苹果能从中分走的钱,数量则更加惊人。

 

仅去年第四季度,苹果软件商店AppStore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超过了20亿美元,预计今年可能达到50亿美元。

 

不要把这看作财报上一个冷冰冰的数字,这是从一个一个又一个App手里分走的分成。

 

从商业契约的角度看,当苹果设立App Store的分成规则和其他规矩时,既然开发者们都签了这份约,那么就应该按照商业规则做。契约是商业的基础。

 

而苹果作为iPhone的开发者,App Store的运营方,毫无疑问,整个移动互联网都受惠于这家公司。当App生态建立起来后,苹果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强,强到难以让人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但这是否真的合理?

 

合约,讲求“权责统一”,否则难免显得不合理。那么,是不是所有的App,都认为自己的收入中,由苹果带来的利益,值得分走30%分成?尤其是,当一些App如今已经变得近似生活必须品,大家只是去App Store搜索一下,用户并不来自苹果推荐时。作为开发者,大家都会衡量,苹果为自己贡献的好处究竟几何,又从自己手里拿走了多少。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条约让不少公司感到郁结难平。

 

不仅如此,苹果APP有着高度的控制力。一位应用开发者对36氪评价说,对开发者来说,“苹果就是政府”。

 

以微信“赞赏”功能为例,如果走苹果规定的 IAP,是一件太有损体验的事情。有业内人士告诉36氪,自从苹果推出IAP以来,体验几乎从来没提升过,不支持平台发起退款、结算不提供明细、掉单率高、结算周期不固定、绑定银行卡程序繁琐……比起微信和支付宝,这是个太不友好的工具。

 

倘若走苹果渠道支付,甚至在设定支付金额时,都只能从苹果给定的数额选择。

 

Apple iOS审核一向以严苛著称,包括客户端资源检查、应用内容检查 、提审资源检查等等无数暗坑。

 

苹果秉承的是大政府主义,没有松绑的迹象,甚至正越来越严格。苹果需要Appstore带来的收入,现在苹果硬件增长乏力,便更需要依赖软件服务带来的收入。先前对微信打赏不闻不问,如今却忽然重视起来。从微信打赏这里立了规矩之后,苹果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更细的规矩要深究起来?

 

回过头来说微信。

 

别人还在说生态的时候,腾讯已经开始搭建局域网了。在中国,但凡使用智能手机的人,几乎都会用微信,而且一半的人每天会用上一个半小时。聊天,阅读,讨论工作,付钱转账,如今还可以扫码骑自行车,入睡前看一眼微信,起床后再扫一眼,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

 

微信公众号已经是局域网的雏形,没有超链接,不能跳出应用外,内容全部托管在腾讯服务器,视频、广告都由腾讯提供服务。

 

也正因此,在微信工作的程序员郑岱听到消息时候,有了一丝丝自豪。

 

“苹果怕我们了。”他觉得。

 

郑岱说,微信在做的小程序,已经在挖Appstore墙角,而在未来,微信还会做搜索业务,在微信里可以搜索到微信外的东西,“相当于在里面内嵌了浏览器”。

 

微信的封闭生态,给腾讯带来了巨大的收益。而且在微信生态里,哪怕强势如阿里也得服软,淘宝在微信里不得不变成一大段杂乱的字符。

 

两个封闭生态,最后必然引起冲突,现在它们交火了,彼此可能只是受了轻伤,但流弹飞溅,伤害了不少其他人。

 

iOS微信关闭赞赏,本质上和微信自己屏蔽一堆网站或者关闭公号没什么区别,都是想把控制和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拳拳到肉、刀刀见血的搏杀,只会发生在小说里,苹果不会真的下架微信,微信也不会放弃苹果,现代商业社会里,平衡与妥协比争斗更合乎理性。

 

但在这门平衡的艺术里,两家公司却都忘了妥善处理用户的感受。

 

苹果不管不顾,强行以体验不好的IAP取代更加成熟易用的微信支付,这自然会给用户带来太多不便。但腾讯的做法是裹挟公众号,直接关闭打赏功能,这种行为也没法给用户带来太多好处。

 

万维网秉承黑客精神而生。28年前,蒂姆·伯纳斯·李创立了万维网,试图去打破信息集权,他认为所有信息都是平等的,应该在网络上自由流动。万维网的核心元素有两个:网页和超链接。那时候乔布斯已经离开苹果,马化腾刚刚成年。

 

如今的互联网远比当时发达,但我们却离那时的愿景越来越远,只依赖复杂精密的系统活着,越来越依靠大公司带来的便利,尽管掌控系统的只是少数人。飞机固然能方便地把人送到终点,并且向你保证最低的事故率,但一旦飞机出现意外,便几乎没有逃生的机会。

 

乘客能做的,只是祈祷苹果和腾讯的风波,只是不稳定气流,并非真的事故。

 

 

文章关键字: #苹果# #微信#

分享至:

2
0

更多[行业观点]相关文章

有话要说

您需要登录以后才可以评论登录立即注册

最新评论

app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