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首页 新闻资讯 专栏文章 专题报道 天眼财经 快讯
网贷天眼 > 资讯  > 新闻资讯 > 网贷 > “互金大佬”覆灭记,家族式商业帝国楼起又楼塌

热点推荐

“互金大佬”覆灭记,家族式商业帝国楼起又楼塌

来自: 国际金融报 | 发布时间: 2020-12-28 08:13 |浏览量:2.5万

身着白色上衣和有些泛白的灰裤子,戴着白色口罩和透明的防护面罩,隔了几层镜面,黑框眼镜下的眼神有些迷离地望向一方,他以微弓着背,一手握拳,一手半抓垂在双腿两侧的姿态,站在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驻所法庭的被告席上。这是虞凌云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形象。

 

这位在业内被称为彪哥的80后“互金大佬”,在P2P网贷打着“”旗号兴盛时,敏锐地察觉到商机,在短短几年内围绕P2P网贷建立起系统开发公司、网贷(现金贷)平台、资讯公司、催收公司等贯通产业链上下游的家族式商业帝国。

 

在全盛时期,彪哥还想在资本市场一展身手,一方面请明星代言、拉风投,想将自己创办的网贷平台推上资本市场;另一方面,通过亲朋收购上市公司股权,暗中控股上市公司。

 

然而,让彪哥没有想到的是,上市梦没有成真,却被公安机关和司法的铁拳“砸”回现实,锒铛入狱,人设也从“互金大佬”、“商业精英”变为“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被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所辖姜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5200万元。

 

随着彪哥锒铛入狱,他所构建的商业帝国也随之瓦解。彪哥近些年的“发家史”其实就是国内P2P网贷史:兴时,丰盛剧烈;亡时,摧枯拉朽。回顾P2P网贷,就像微信公众号“虞凌云家属”12月25日凌晨所发的推文《金融创新,美好只是一场幻梦!》所言:“那时(2015年),互联网金融是整个风投争抢的项目,但悲悯的是,仅仅时隔几年,成了人人喊打国家清理整顿的目标!大佬们纷纷锒铛入狱!”

 

兴起

 

从为数不多的公开信息中了解到,彪哥在2006年随家人前往新疆,在“靠近狮泉河的昆仑山脉上,开铜矿、下煤井”,赚取到第一桶金。之后,回到家乡温州从事房地产行业,并建立起以房地产为中心,商务酒店、小额贷款等相关服务业为辅的“商业帝国”。

 

2011年,彪哥创办了致力于二手车贷款、房产抵押贷款、投资贷款等相关业务的P2P网贷平台温州贷(现名掌存宝)和专业从事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研发、信息咨询服务、金融云管理系统研发的专业服务商英科信息(前身为融宝科技,由上海主林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主林金融”)运营)。

 

在2013年P2P网贷举着“普惠金融”大旗开始扩张之后,彪哥看到了互联网金融的商机,开始大举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据介绍,彪哥创办的互联网配资平台“口袋超盘”在2014年上线。同年底,口袋超盘与网诚集团建立了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成为温州贷最重要的资产端合作伙伴之一。网诚集团致力于打造互联网金融生态圈,旗下拥有元优资产管理公司(阳光私募)、温州贷等多家互联网金融服务公司。

 

同样在2014年,彪哥创办的又一网贷平台上线。口袋理财是上海鱼耀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鱼耀金融”)旗下网贷平台,由小凌鱼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小凌鱼金服”)100%控股。口袋理财曾获A股上市公司报喜鸟全资子公司A轮融资,占股10%。2017年,口袋理财还请著名影视演员海清做代言人。

 

口袋理财联合创始人兼CEO朱永敏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上线56天,口袋理财总成交金额即突破1亿元,而此后第2个亿只花了21天,第3个亿12天,第5个亿6天……口袋理财联合报喜鸟、温州贷共同发起小鱼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未来还会整合众筹服务、互联网征信、大数据服务商、第三方支付等形成生态闭环,打造互联网金融领域产业链。

 

“口袋理财不同于其它互联网金融平台倾向于一个方向,而是打造‘私人银行’的概念,目前平台已囊括货币基金、银行票据、信托、优质P2P等多种差异化的理财产品。”朱永敏称。

 

布局

 

P2P网贷在2015年又举起“金融创新”的旗号,一度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在口袋理财的持续输血下,彪哥开始围绕P2P网贷上下游做布局。《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彪哥通过主林金融实控人彭主林还创办了上海言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言金信息”),主营网贷垂直门户网站“网贷中国”。

 

起初,私下被称为“三哥”的虞云清被安排在言金信息做商务销售工作,与从融保科技调来的商务销售易晓(化名)搭伙。然而,言金信息的业务一直没有起色,也一直没有探索出可盈利的商业模式。

 

一两年之后,随着网贷平台风险的暴露,网贷催收市场开始兴起。三哥有意出来单干,想成立催收公司,安徽华纵佳讯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华纵佳讯”)便应运而生。也是在那个时间,易晓从言金信息跳槽,进入成立不久的另一家催收公司。

 

《国际金融报》记者经多方证实,虞凌云和虞云清、彭主林是表亲戚。华纵佳讯成立之初就是为了帮温州贷和口袋理财做催收工作。彪哥通过亲朋构建了网贷商业版图,虽然有些在股权上并非其实控,但背后实控人却仍是虞凌云,虞凌云在其构筑的家族式网贷商业帝国中有绝对话语权。

 

随着风险暴露,监管层对网贷的整治也在不断加大,有线下业务、涉房地产的网贷项目被叫停。虞云清曾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有温州贷之后,还搞了口袋理财的原因就是在监管政策下,有线下、涉房产、重资产的温州贷已经难以运作,所以另外打造了一个移动端的网贷平台口袋理财。

 

P2P网贷在初期被称为“民间借贷线上化”,前期的网贷平台一般都通过线上和线下开展业务。随着整治的进行,网贷平台一边改造一边催生出新的业态“现金贷”。

 

彪哥自然要跟紧这个风口,在2017年以后,虞凌云通过明面创办和暗地操控,先后设立“急速钱包”、“去哪借现金卡”、“搜易借”、“现金侠”等多个现金贷平台。“现金侠”平台高管陈某曾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现金贷平台每月流水惊人,在催收公司的配合下,可以贡献很高的利润。

 

危机

 

现金贷平台被称为“714高炮”,以短借高息闻名,因此也被称为“嗜血现金贷”。随着越来越多的P2P网贷开始做现金贷,其“嗜血”性也不断暴露,“裸条”事件、“卖身偿债”事件层出不穷,时有报道有人因借高息现金贷深陷其中,最后自杀,甚至有在校学生被逼至死。

 

整治风暴随之而来,在2017年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综合利率红线、放款牌照、资金来源成为压在现金贷平台上的三座大山。

 

其中,综合利率红线带来的影响最大。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年利率36%为民间借贷的“利率红线”,若超过则为“高利贷”产品。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部分现金贷平台打起“擦边球”,为覆盖其运营、资金成本,执行“低利息+高平台服务费”,得到远高于36%的年化综合息费率。

 

“因为离钱太近,太好赚钱了,有些平台就开始套路借款人,套到一个就等于有一个‘血袋’,可以源源不断收钱,整治深入就转到地下,勤‘换马甲’,这也是行业不规范、难管理的原因。”近期在见到易晓时,她比前几年廋了一圈,自称在催收行业非常焦虑,在聊的间隙才知道,易晓还在华纵佳讯出事前,应彪哥的要求去做了一段时间。

 

彪哥可能也想不到,此前内幕交易也仅仅被证监会罚了60万元,而因经营现金贷、华纵佳讯暴力催收竟要遭受牢狱之灾。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虞云清曾在言金信息的时候,因为别人将他说成是放高利贷的而耿耿于怀,如今归案的他,在铁窗下,不知作何感想。

 

变故出现在2019年3月25日上午,江苏泰州市公安到上海调查口袋理财,当日就查封了口袋理财所有电脑、通讯设备等办公设施。2019年6月12日,中共泰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信的一篇推文指出,以虞凌云为首的特大网络套路贷犯罪团伙被一举铲除,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83名,扣押、冻结涉案资金10亿余元。

 

覆灭

 

虞凌云被抓,其构建的网贷商业帝国也随之崩塌。2019年12月5日,口袋理财官网发布了《关于平台停止运营的公告》。根据公告,截至12月5日,平台已完成所有项目本金及利息的兑付工作,将于2019年12月25日24时停止运营。

 

2020年10月30日,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及所辖姜堰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虞凌云等人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恶势力犯罪集团系列案件,共79名被告人获刑。

 

其中42人被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成员,首要分子虞凌云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5200万元;其余7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十二年六个月至一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对部分被告人并处罚金。

 

经泰州法院审理查明,自2017年2月至2019年3月间,被告人虞凌云在被告人庄铭提议下,纠集被告人庄铭、邱鹏、林明亮、陈刚、张嘉琦、赵健等人共同研发“极速钱包”现金贷APP,利用信息技术设定特定放款对象、固定短期、小额借款金额,虚设中介服务主体,假借利息和综合服务费之名骗取借款人高额“砍头息”,借款到期后要求借款人按照协议借款金额偿还借款、支付逾期费。

 

在运营“极速钱包”现金贷过程中,虞凌云等人以“低息、无担保、无抵押、放款快”内容为诱饵,引诱借款人借款,实则在APP注册过程中,通过设置程序非法获取借款人通讯录及通话记录等,上传至后台服务器,用于风控和逾期后催收。

 

为蒙蔽群众、逃避打击,虞凌云安排林明亮注册空壳公司作为APP主体,通过存管系统、第三方支付平台注册多个账户,用于资金结算。期间,虞凌云纠集被告人丁艳、王亮等人成立催收公司,采取电话辱骂、言语威胁、短信轰炸及发送PS淫秽和灵堂侮辱性图片等“软暴力”手段强行催收债务。

 

被告人虞凌云等人在较长时间内,多次共同实施诈骗、敲诈勒索、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利计人民币3456243623元,严重扰乱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形成了以被告人虞凌云为首要分子,被告人庄铭、邱鹏、林明亮、陈刚、张嘉琦、赵健等为重要成员,被告人丁艳、王亮等人为一般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

 

法院认为,被告人虞凌云等人的行为已分别构成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且系恶势力犯罪集团,根据各被告人的罪行、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记者近日走访了解到,随着彪哥锒铛入狱,他所创办的多家网贷、现金贷公司清转,系统开发公司和资讯公司也都歇业,投资公司也不在经营。曾经围绕在彪哥身旁的亲朋和温州老乡,涉案人员要么被抓,要么逃亡,未涉案的也早已转行、四散了。泰州公安王姓警员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彭主林仍未归案。

 

 


查看全文
下载手机客户端阅读全文 >

更多【网贷】相关文章

有话要说

登录并发表